<strike id="djlld"></strike>
<noframes id="djlld"><form id="djlld"></form>
<sub id="djlld"><listing id="djlld"><menuitem id="djlld"></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djlld"></address>

    <noframes id="djlld">
    <address id="djlld"><listing id="djlld"><listing id="djlld"></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jlld"><address id="djlld"><listing id="djlld"></listing></address></address><noframes id="djlld">

      俄羅斯新冠疫苗問世?聽聽福奇怎么說

      俄羅斯新冠疫苗問世?聽聽福奇怎么說
      2020年8月6日,俄羅斯莫斯科加瑪利亞國家所,一位實驗室技術員正從冷庫中取出疫苗庫。這支新冠疫苗由加瑪利亞國家研究所流行病學與微生物學研究中心和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共同研發。
      圖源:ANDREY RUDAKOV,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撰文:NSIKAN AKPAN

        近日,莫斯科方面傳來消息,俄羅斯已經批準了一種新冠疫苗,并準備上市。對此,安東尼·福奇表示,研發疫苗與證明疫苗安全有效不是一回事。

        在8月13日播出的國家地理獨家節目《阻止大流行病》中,有對美國國家過敏癥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的專題采訪。他對俄羅斯疫苗發表了評價。

        “我希望俄羅斯人已經明確證實疫苗安全有效,”福奇對主持人、美國廣播公司的通訊記者Deborah Roberts說:“我嚴重懷疑他們沒有這么做。”

        整個夏天,俄羅斯都在暗示本國的候選疫苗研發進展迅速,這款疫苗被命名為“衛星-V”(Sputnik V),以紀念1960年蘇聯發射的具有開創意義的衛星。今年5月,莫斯科加瑪利亞國家研究所流行病學與微生物學研究中心(疫苗的研發機構)的負責人表示,他和其他研究人員已經開始在自己身上測試這種疫苗,一個月后,會對76名受試者進行第一階段人體臨床試驗。

        但加瑪利亞國家研究所尚未公布人體試驗的結果,這種試驗通常包括三個階段,檢查藥物的安全性、有效性和劑量。研究所也沒有公布關于動物模型或在培養皿中培養細胞的臨床前研究。

      俄羅斯新冠疫苗問世?聽聽福奇怎么說
      2020年7月31日,在眾議院小組委員會聽證會上,美國國家過敏癥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戴著華盛頓國民隊的口罩。
      攝影:KEVIN DIETSCH, UPI,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雖然缺乏公開信息,但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國家衛生監管機構已經準備批準廣泛使用疫苗。“我們必須感謝邁出了非常重要的第一步的那些人,這對俄羅斯,對全世界都至關重要。”

        盡管俄羅斯其他官員表示,三期臨床仍在進行,但疫苗已獲得了批準。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為研發疫苗提供資金,其首席執行官Kirill Dmitriev告訴美聯社,進一步試驗計劃于8月12日開始,在多個國家進行,包括俄羅斯、沙特阿拉伯、阿聯酋、菲律賓,可能還有巴西。但美聯社在俄羅斯衛生部的記錄中,沒有找到有文件提到臨床試驗獲批。

        三期臨床試驗對于驗證疫苗是否可以投入廣泛使用至關重要。這是試驗的最后一步,目的在于確定面向大眾的最安全的劑量;只有把上千人分成不同組接種疫苗,才能確定這個劑量。在疫苗研發過程中,這一階段也決定了疫苗的有效程度。

        根據麻省理工學院2018年的一項研究,只有三分之一的疫苗能夠通過三期試驗,也就是說確定了推薦劑量,并達到了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既定標準。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稱,只會批準有效性達到50%及以上的新冠疫苗。

        “我們有六種甚至更多疫苗,”福奇告訴Roberts:“因此如果我們想冒險傷害很多人,或者給人們完全不起作用的東西,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只要我們想,下周就能做到。但這么做不對。”

        在交談中,福奇還提到了自己對秋季大流行病的預測,并對學校如何安全復課提供了建議。總體來說,福奇對美國之前的做法并不滿意,因為美國現在已有500多萬確診病例,死亡人數超過16萬人。關于針對他個人和其他公共衛生研究人員的尖刻批評,他表示失望。福奇自1984年以來,一直是美國國家過敏癥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他說,與20世紀80年代早期艾滋病大流行強烈的政治呼聲相比,今天的抵制情緒遠超當時他所經歷的各種情況。

        福奇曾指導人們如何應對新冠疫情,但卻遭到生命威脅,有人“通過電話大肆騷擾我的妻子和孩子”,福奇告訴Roberts:“真是不可思議……我在試圖推廣公共衛生原則,拯救生命,讓人們能健康地活下去,而這個國家里的分歧太多,我的意思被曲解,導致人們以為我在威脅他們。”

      (譯者:Sky 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