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djlld"></strike>
<noframes id="djlld"><form id="djlld"></form>
<sub id="djlld"><listing id="djlld"><menuitem id="djlld"></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djlld"></address>

    <noframes id="djlld">
    <address id="djlld"><listing id="djlld"><listing id="djlld"></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jlld"><address id="djlld"><listing id="djlld"></listing></address></address><noframes id="djlld">

      野火告訴我們氣候變化如何改變國家公園

      野火告訴我們氣候變化如何改變國家公園2017年的一場大火后,冰川國家公園的一條小徑被燒毀。因冰川融化引發關注的蒙大拿冰川國家公園是美國西部受野火侵襲最嚴重的公園之一,野火是氣候變化的主要標志。
      攝影: REBECCA L. LATSON

      撰文:KURT REPANSHEK

        今年,在干旱的西部地區,國家公園都在努力對抗因氣候變化而頻發的野火,這是一個明顯的破壞性信號。
       
        截至10月初,已經有3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被燒毀,有些火災由雷電引發,有些則源于人為失誤或故意縱火。許多被燒的樹木已經死亡。雖然今年的過火面積目前少于2015年的930萬畝,但國家公園管理局(NPS)的土地管理者們非常清楚近年來的野火爆發趨勢,氣候變化已將公園帶到了“歷史性極端溫暖邊緣”,他們正在全力應對。
       
        大自然已經給出了警告。蒙大拿州冰川國家公園崎嶇的北部山脊上,格林奈爾冰川正在融化,冰川水填滿了一個小湖。1850年,這片土地上估計有150座冰川;今天只剩下了26座。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數據,2015年到2019年間,這里的冰川減少了68%。如果只有一個國家公園能作為氣候變化的標志,那它應該是自帶融水冰池的冰川國家公園。
       
        七年前,當Jeff Mow作為負責人來到冰川公園時,大多數人都會把公園的冰川融化當成氣候變化的關鍵標志。但如今,他表示,“對我來說,氣候變化的真實展現其實是野火。”
       
        由于氣候變暖,干旱地區的消防管理人員需要時時警惕更猛烈的火災。野火會燒毀公園,改變一代又一代游客已經熟悉的風景。在公園工作人員眼中,氣候變化無疑是引發野火的罪魁禍首。

      野火告訴我們氣候變化如何改變國家公園
      2002年,美洲杉國家公園的山區,麥克納利大火一直燒到了深夜。
      攝影: LUIS SINCO, LOS ANGELES TIMES/GETTY IMAGES
       
      野火燒毀的公園
       
        1988年夏天,黃石國家公園經歷了有記錄以來最大的異常火災,彼時,關于“氣候變化”如何影響公園野火的問題并未引發廣泛討論。但是,就在那年夏天黃石公園開始燃燒的時候,時任戈達德太空研究所所長的James Hansen在美國參議院能源和自然資源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將這個詞納入了國家詞典。
       
        如今,氣候變化是如何助力西部森林大火的強度和持續時間已經很明顯了。1988年,黃石公園的炎熱夏季在9月初的一場降雪中落下帷幕,而今年10月西部地區發生了超過65起大火。美國消防員不堪重負,加拿大消防隊員和近25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被召來協助。
       
        俄勒岡州西南部火山口湖國家公園的資源和火災主管Jennifer Gibson表示:“我們正進入一個火災頻發、災情日趨嚴重、破壞性越來越強的時代。2018年的火災是有記錄以來最具破壞性,也是損失最慘重的,而今年火野火來勢洶洶,更加猛烈,甚至超越了2018年。”
       
        盡管今年在國家公園系統內幾乎沒有發生重大火災,但伍德沃德大火(Woodward Fire)一度導致加利福尼亞馬林縣雷耶斯國家海岸關閉,9月初在火山口湖附近發生的三場大火也加速了疏散公園的準備工作。落基山國家公園經受住了歷史上最大的一場野火,大火從卡梅隆峰附近的國家森林一直蔓延到公園,園內263000多畝的土地被燒毀。

      野火告訴我們氣候變化如何改變國家公園
      2016年6月,消防員在美洲杉和國王峽谷國家公園(Sequoia and 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s)進行了計劃焚燒。計劃焚燒可以減少危險燃料的負荷,有利于流域健康,還能恢復自然的火災循環,因此在公園的火災管理策略中變得越來越重要。
      攝影:REBECCA PATERSON, NPS
       
        薩瓜羅、奧林匹克、美洲杉和約塞米蒂國家公園均遭到了野火侵襲。火勢蔓延到黃石國家公園、大峽谷國家公園、莫哈韋國家保護區和風洞國家公園。
       
        火山口湖通常會在9月迎來第一場降雪,這也意味著火災季節的結束。但是現在野火可以全年燃燒,火山口湖的負責人Craig Ackerman說道。
       
        他描述了雷擊引發的春季火災。“我們的樹林被3米厚的積雪包圍著,但大火仍然在燒。有一次,一場大火在雪下燒了整整一年,到了春天條件合適的時候,它突然又卷土重來。”
       
        “我沒有用‘新常態’這個詞,因為這意味著我們正在接近常態。我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Nate Benson說道,他是美國國家跨部門消防中心荒地消防分部的代理主管,該中心位于愛達荷州,負責協調全國的野火滅火工作。
       
        Benson表示:“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正在目睹氣候變化的后果。以后不得不繼續生存和應對……希望這樣能更清楚地認識到自己能做些什么。”
       
      野火告訴我們氣候變化如何改變國家公園
      2017年,斯普拉格大火燒毀了冰川國家公園的一處山坡。
      攝影:REBECCA L. LATSON
       
      應對
       
        隨著野火的日益猛烈,一些公園管理人員開始逐畝優化防火措施,甚至鼓勵用不太易燃的顫楊代替易燃的美國黑松。
       
        “顫楊要濕潤得多;二者的葉片結構不一樣,”落基山國家公園的消防管理官員Mike Lewelling說道。美國黑松的針葉內含油,“像汽油一樣”,有助于燃燒,Lewelling解釋道,顫楊更像是“散熱器”。我見過它燃燒,但它燃燒的強度沒有美國黑松那樣猛烈。”
       
        公園管理人員想盡方法希望將火災危險降到最低,比如減少燃料負荷、給一些建筑進行防火處理,以及(必要時)利用從附近的湖泊吸取水源的灌溉系統來澆灌建筑物周圍的景觀。

      野火告訴我們氣候變化如何改變國家公園
      2020年9月,克里克大火(Creek Fire)的濃煙籠罩了約塞米蒂國家公園的冰川點。
      攝影:NAUREEN MALIK, BLOOMBERG/GETTY IMAGES
       
        2017年,斯普拉格大火蔓延至冰川國家公園,燒毀了一處木屋,為保護另一處木屋,消防人員不得不借助強效系統將麥克唐納湖的水抽走滅火。
       
        “它基本上恢復了麥克唐納湖木屋旅館周圍雨林般的環境,坦白地說,可能幾十年來都沒見過這樣的環境,”冰川國家公園的Mow說道。
       
        黃石公園負責人Cam Sholly描述了他們為減少火災制定的新十年計劃,許多其他西部公園照搬了這一計劃。工作人員移走了公園繁榮地區附近被吹倒的樹木和森林垃圾,這樣一來火焰很難沿地面蔓延到森林樹冠層并引發大型火災。有意進行“計劃焚燒”,有助于減少燃料負荷,該公園很早之前就實施了這一策略。而像今年這種由閃電引發的孤星火災(Lone Star Fire)并不會威脅到繁榮地區,有時會放任其燃燒以清理廢墟和加強森林健康。
       
       
        2019年,工作人員清除了西黃石公園360多畝的范圍內的燃料;今年,他們的目標是黃石國家公園周邊1800多畝的土地。繁榮地區完成治理后, Sholly表示,它們將“被列入一個永久持續的保養治理計劃中。”
       
      前路漫漫
       
        但黃石公園和許多其他西部公園的美國黑松林會隨著火災而進化,所以火災是不可避免的。
       
        落基山國家公園的Lewelling指出:“美國黑松注定逃不開火,這是一片要么全有要么全無的森林。大自然創造了美國黑松,卻賦予了它們易于燃燒的特性。”
       
        “現在,一旦有火災,它就是林分替換火(stand-replacing fire),會燒掉一切,”火山口湖國家公園的Ackerman說。雖然公園可以保護一些地區,但并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會被保存下來。
       
        國家公園管理處應對此類情況的方式因公園而異,甚至在一個公園內也可能出現不同的處理方法,比如工作人員可能選擇讓偏遠地區的大火燃燒,竭力保護前沿和發達地區。計劃焚燒是另一種應用日漸廣泛的做法。
       
        隨著美國黑松的燃燒,加之隨后的火情有時會再次燒毀這些地區,國家公園的景觀正在發生變化。顫楊可能被用來取代美國黑松,就像Lewelling在落基山提倡的那樣;或者是在連續火災摧殘過的林地上出現草原。
       
        “大自然不會在乎,” Ackerman說道。“最終,這些森林會在500年后恢復原狀,看起來就像500年前一樣。但在我們的有生之年,這將是一場災難。

      (譯者:陌上花開)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